tech-sjh

2008年2月23日 星期六

The Conscience of a Hacker 黑客宣言

Mentor's Last Words

今天,又有另一個人被捕了,報章雜誌上到處都看得到:"一名青
少年因電腦犯罪被捕", "駭客入侵網路銀行遭逮捕"...該死的小雜
種,他們總是這樣!

但你是否曾經注視那被捕駭客的雙眼呢?你是否曾想知道,是什麼
在驅動著他們,是什麼力量讓他們成為這種樣子?是什麼東西塑造
了他們?我是一個駭客,歡迎來到我的世界....

我的世界起始於校園,我比其他大多數的孩子都聰明,學校裡教的
東西讓人厭煩,該死的問題青少年!他們都是一個樣!我在國中高
中的時候,已經聽過老師解釋如何因式分解不下十五次,我知道如
何去解。"對不起老師, 我沒有寫作業,因為我在腦中就可以解出這
些題目,不需要寫下來"。該死的小孩,大概又是用抄的,他們總是
這樣!

今天我有一個新發現,我發現了電腦這個東西。等等,這實在是太
酷了!他做我叫他做的事!如果電腦出錯,我知道是我哪裡沒有搞
清楚,而不是因為他討厭我,或覺得我的能力會對他造成威脅,或
認為我太聰明而令人厭惡,或不喜歡教書,根本不該出現在學校的
那種老師!該死的小孩,他只會玩電玩遊戲,他們總是這樣!

然後...

他發生了,一扇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門開啟了,透過電話線連接出去,
就像在吸毒者血液中流動的海落英,一個電子脈衝被送出去了,那是
現實世界無人知曉的庇護所,我找到了自己的舞台。"就是這裡,這
就是我的歸屬... 我知道這裡的任何人,即使是素未謀面,未聞其聲的
代號",同樣的...我瞭解你們的想法...該死的小孩,又佔著電話線,
他們總是這樣!

你敢打一百個賭我們都是這個樣子,是阿,我們都曾經是教條教育
的校園教出來的學生,當我們渴望瞭解更多的時候,他們只會耍弄
著課本上的文字遊戲,教著平淡無意義的課程。

我們都曾經被充滿悲觀意識的老師,或那些自認為同情可憐你,偽
善地忽略你的老師教過,只有少數的老師認真看待你極想求知的態
度,但被這種老師教到的機率,如同在沙漠祈雨般幾希..

現在,我們的時代來臨了,通過電子與開關的媒介,讓我們窺見數據
傳送資料時的閃爍之美。而我們免費使用的既存資源,若不是被貪
婪的暴利財團壟斷而哄抬價格,根本不用索價如此高昂!
而你說我們是罪犯...我們探險,你說我們是罪犯,我們追求新知,
而你說我們是罪犯...

我們存在於一個沒有膚色、國籍、宗教信仰等歧視偏見的世界,而你
說我們是罪犯,你們製造核子彈,隨意發起戰爭,你們殘殺,欺騙我
們,還想迫使我們相信,這是為我們好,至此,我們仍是罪犯...

是阿,如果我是罪犯,我的罪名就是好奇心,我的罪名是藉由對方的
文字與思考來評斷,而不是岐視他們的外表。我的罪名是比你們聰明
,這也是你們永遠無法釋懷的。我是一個駭客,這是我的聲明。

你也許可以停止一個駭客的攻擊,但是你無法阻止我們所有人。
畢竟,我們都是一樣的!

+++精神導師+++

相關連結:

Loyd Blankenship a.k.a the Mentor

Hacker Manifeisto 黑客宣言

Phrack 電子雜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版權宣告、免責聲明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4.0 國際 授權條款授權.
免責聲明: 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並不構成投資建議,
讀者閱讀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結果需要自擔風險與責任,
作者概不承擔閱讀人行為之任何風險與責任。
除非有特別宣稱,作者言論並不代表所屬任何團體、公司、或其他人意見。